首頁 > 封面故事 > 正文

魏晉風度

2020-08-19 14:52 作者:蒲實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 2020年第34期
士族、隱逸、田園、清談、造像

對經歷過東漢末年的魏晉人來說,之前的兩漢有400多年的歷史。時間以如此巨大的尺度橫亙于前,以至于很多漢代詩人都相信漢會是一個千年帝國。時間的觀念接近永恒,人性也幾近恒定不變。

 

若嘗試去丈量生活在魏晉南北朝的人的時空,看他們生活在一種什么樣的觀念里,答案是讓人驚奇的。六朝能臣良將的名單中,有一位叫祖逖,有一位叫檀道濟,都是北伐將領。他們的生卒年份相隔100多年,一個生活在東晉,一個生活在南朝,卻仍在進行同一項未竟的北伐事業。100多年的時間,彈指一揮間。

 

 

然而,突然間,這永恒靜止的時間流動了起來。人們發現,漢代經學其實已幾近死亡,名教也隨之破產,魏晉時期產生了新的思潮,老莊哲學被重新挖掘;人口也開始流動,邊境的一些其他族群開始遷徙進來,從邊緣來到了中心;歷史地殼的板塊開始移動,命運變得多舛起來:洛陽陷落,永嘉南渡,中原人口大規模遷徙,接著是戰亂連年、流亡、離散……

時間開始流逝,幾近永恒的時間瓦解了,轉瞬即逝的時間感覺凸顯了出來。正是從這一時期開始,孔子的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”才開始被理解為“時間一去不復返”。

魏晉風度就是在這樣的時空開闔中孕育出來的。

這是一個以士族門閥為主角的貴族化時代,創造力也更多的屬于他們;這是一個個性張揚,精神自由奔放的時代,登場的人物或雄才大略,或才華橫溢,懷玄心或佛性;他們寄情山水田園,飲酒清談,隱逸或狂放,修行悟道或玄思妙想,追問自我和宇宙,飽含深情。也許正因歷史的紛擾離亂,這些魏晉人物的光芒才如此耀眼,照亮了心靈的暗夜。這期封面故事,我們以清談與名士、田園與歸隱、建安七子與竹林七賢、魏晉書風與繪畫、風姿妝容與佛教造像這些內容為線索,來呈現魏晉時代的風氣、風流、風度與風骨。

(封面圖片:文徵明《蘭亭修褉圖》局部)

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成為中讀VIP,閱讀期期精彩內容!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三聯生活周刊”、“愛樂”或“原創”來源之作品(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),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經本刊、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”或“來源:愛樂”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本刊、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相關文章

已有0人參與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 快速登錄
微博@三聯生活周刊
微信:lifeweek
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
三聯中讀服務號
最好用的手机ps软件